您现在的位置:

陈煜波: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8-09-03 15:23:56 | 来源:清华经管高管教育中心 | 作者:青腾大学 | 责任编辑:

 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数字人才的定义是什么?为什么说信息化是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机会?数据营销的本质又是什么?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陈煜波教授,分享了他的研究课题《数字经济与数字人才》,为未来科技学堂学员们解答疑问,详细解析了数字经济时代的商业模式、发展契机和数字人才战略。

图: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陈煜波教授

 

数字经济时代:提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明朝时期的中国,无论是科技力量、军事力量,经济状况等,都是世界上的超级强国。但为什么后来就衰落了?陈教授进而又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是怎么落后的,中国曾产生四大发明,为什么没有产生现代科技?”

归根溯源,陈教授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和教育强调的是一种归纳类比思考,而非逻辑的演绎。人们往往会将前人的经验作为模板照搬,而不去思考其背后的因果关系。他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我们经常引经据典,比如说孔子说应该怎样,于是就自然应该怎样,但很少去思考孔子说这事情要这样做才会成功的背后的因果关系和逻辑、它发生的假设前提条件有没有变化、到现在还适不适用。”

在改革开放后四十年里,我们利用擅长的归纳类比思考方式,通过学习、效仿其它发达国家成长了起来。我们的教育非常擅长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出大量具有世界一流执行力的人才,因此我们能够将事情用速度最快、成本最低的方式去做好。但我们的教育和思维方式很少教我们去想问题从哪儿来的,如何独立地提出问题,也就是从0到1的创新能力,我们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实际上,在陈教授看来,数字经济时代,提出问题的能力远比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因为提出问题就是提出新的发展方向,这代表了一种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对于创业者来说,创业的时候,必须首先梳理出自己企业、市场、行业、经济相关的假设前提,“你不是片面跟随,你是真正基于这些假设前提做出逻辑推理,从A到B可能是一个产品迭代,C到D可能是一个新的产品,D到E就是一个新的商业,E到F可能是整个产业的变革,推得越远,可能越是创新,越有原创性。”如果连假设前提都梳理错了,那必将输在原点。因此,在当今这个知识过载、信息过载的数字经济时代,与其片面的追求知识信息量,不如真正学会如何思考,学会提出问题。

 

创业者的好时代:信息化机遇 

无论我们是否掌握了提出问题的能力,数字经济时代已然到来,并造就了巨大的机遇。“人类历史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经济业态拐点,而在座的各位同学非常幸运地成为这个拐点的驱动力。”陈教授说道。

按照陈教授的观点,在几千年前的农业经济时代,土地和劳动力是最核心的生产要素;到了几百年前的工业经济时代,资本成为了土地和劳动之外的第三个关键性生产要素;如今,数据则是第四个关键性的生产要素。而数字经济的本质就是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最终来推动整个生产力的提高。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当今的中国创业者赶上了一个全新的机遇,并有机会成为大数据人工智能驱动的数字化转型阶段的领军人。

今年4月,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中提出:“信息化是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机遇。”陈教授强调,之所以千载难逢,是因为“我们通过数字化真正的帮助我们在未来的二三十年里,可以实现西方发达国家两三百年时间才实现的工业化、城镇化的转型”。“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逻辑是‘四化’同步,在没有走完工业化、没有走完城镇化、没有走完现代农业化的时候一下子进入了信息化时代。“这无论是对整个中国来说,还是对创业者来说,都是个抓住时代风口、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数字转型进入深水区:数字人才已深入传统行业 

数字经济发展至今,数据是其中一个关键生产要素。它作为一个资源,就像石矿一样,需要被不断挖掘。靠谁挖掘?靠数字人才。但数字人才和IT人才、技术人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陈教授认为,数字人才指这个人才需要具备数字化的素养,既包括传统的IT技术人才,更包括和技术互补协同的跨界人才。

谈及数字人才的分类,陈教授指出,我们可以把所有行业的价值链分成六个部分,这六部分价值链的数字化转型相应地可以划分为六类人才,分别是数字战略管理者、深度分析专家、数字产品研发人才、先进制造工业4.0的专家、数字化运营和数字化营销人才。其中,数字战略管理将是每个数字化转型的领导者必备的数字化素养,不仅要懂技术,还要懂整个企业的管理、经济等方方面面的价值如何转型。

根据以上分类,中国目前有多少符合条件的数字人才呢?陈教授基于对3600万领英(LinkedIn,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中国用户数据的研究,发现“只有72万用户是符合我们标准的数字人才。人才分布前10位的城市有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苏州、南京等沿海发达城市。我们很意外,成都、武汉、西安等中西部城市也在第一方阵。”可以看到,除了发达沿海城市之外,中西部的地区的数字人才开始异军突起,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火热程度。

从数字人才的行业分布来看,传统的ICT行业占据了近一半份额,另外超过一半的份额中,制造业占了20%多,金融6.8%,消费品6.6%,医药3.8%,企业服务3.1%……分析看来,中国的数字人才已深入渗透到传统行业。从这个角度讲,中国数字转型已进入深水区。

 

大数据运营:经营用户而非经营产品  

说了那么多关于数字经济的事情,什么才是大数据运营的本质呢?陈教授在演讲的最后,为大家揭露了这个终极奥秘

数字经济离不开大数据运营,大数据运营的核心是基于大数据去洞察用户的潜在的需求。一流的企业应该比用户更了解他们自己的需求,而大数据的应用使得企业可以比用户更加了解他自己的需求。陈教授举例说,在大数据出现之前,丰田为了进入美国市场,派了大量市场研究人员到美国的中上阶层家庭中,去观察他们日常用车习惯。最终洞察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开车接送小孩这样潜在需求场景,安全性和舒适度是重中之重,最终推出雷克萨斯品牌的豪华车,成功进入了美国市场。

在大数据出现之后,收集与挖掘用户习惯、喜好和潜在消费,变得比以往容易了许多。以用户需求为核心,其实也就是在说——你是在经营用户,而不是在经营产品。陈教授以星巴克为例,指出在茶文化的中国,星巴克咖啡何以保持经久不衰的人气?因为它所经营的大都市生活方式或“洋气”是所有中产阶级的刚需品。

陈教授最后总结到,无论是数据驱动的营销、数据驱动的商业运营还是大数据驱动的商业创新,本质是经营用户,而不是经营产品。

 

文章来源:清华经管高管教育中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4982 商务合作:010-88824915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3090653241 电子邮箱:edu@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